假装有糖

你发现了一只只会写流水账的手癌青_(:3」∠)_无脑傻白甜流,最近爬了双龙组,时速负五千

【茨酒】发间(三)

OOC,私设如山,流水账傻白甜,没有文力,短小君,慎入
————————————————————————
   茨木感觉到酒吞凑过来,只以为是他觉得冷,当下就拉着酒吞走到一家商场门口。

  酒吞一开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茨木放下伞准备摘手套才反应过来,气得想敲开茨木的脑袋看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

  茨木的右手之前因为车祸受到很严重的伤,差点连带手臂整个被切除,把酒吞吓得从到医院开始就不敢合眼,在手术室和病房外守了一天,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想着些没边的事,直到医生出来说茨木右手保住了酒吞才像回神了一样。

  茨木醒了以后看到酒吞顶着俩黑眼圈靠着墙睡立马不干了,用还裹着石膏绷带的右手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让酒吞回去休息他自己可以的。

  ……然后就被气炸了的酒吞摁回了病床上,黑着脸训了一顿。

  茨木见酒吞不肯回去休息,转而劝酒吞上床来跟他一起睡:挚友你可以跟我一起睡床嘛,我们两个挤一挤侧着睡还是能睡得下的啊么么哒。

  ……然后被气狠了的酒吞数落了一顿,委屈巴巴的躺在床上等着酒吞给他喂饭。

  茨木醒后这几天酒吞都是凑合着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凑合着窝一晚上的,他不敢跟茨木挤一张床,怕睡着时挤到茨木的手,之前茨木乱动还没长好的手就已经被医生警告了一次,现在看到茨木这么不在意自己的右手酒吞真是气的不想管他。

  在被酒吞用各种猪脚汤轮番灌了半个月后茨木总算是出院了,之后又在家里养了一段时间,但总归还是落下了毛病——冬天受寒还会隐隐作痛。

  没好气的拦下了茨木脱手套的行为,丢下一句在这里等着,就迈着两条大长腿走进了商场。

  十几分钟后,看着有些不太自然的酒吞拎着两杯咖啡出来了,不过好在比他更不自然的茨木没有多想,两个人找了个角落面对面地蹲下来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暖手。

  酒吞觉得自己大概是被雾气蒙了眼,竟然觉得茨木那内里急得不得了但表面还是绷着做出一副正常样子想给他个惊喜的小心思get到了他的萌点,低下头喝了口咖啡掩饰上扬的嘴角“喂茨木,本大爷快饿死了,还没想好要去哪吃吗?”

  茨木本来挺急的,他本来已经订好了位置,就等跟挚友慢悠悠的散步到那里,结果被酒吞带偏了,已经走上了跟目的地相反的路径上,但他想给酒吞一个惊喜——就只能憋着不说了。

  一听到酒吞说饿了茨木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直接掀开杯盖把剩下的半杯咖啡灌了下去“挚友我已经喝完了!我已经订了位置我们赶快过去吧!”浑然不觉已经把“惊喜”泄露出去了。

  终于这两个人挨挨蹭蹭的到了餐厅,餐厅里gay里gay气的淡紫色灯光不影响餐厅的人气,酒吞收回摁在茨木脸上的手,三两口把仅剩一点余温的咖啡喝完,跟着茨木来到了一桌放着一束鲜艳如火的大丽花的位置坐下。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