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有糖

你发现了一只只会写流水账的手癌青_(:3」∠)_无脑傻白甜流,最近爬了双龙组,时速负五千

【茨酒】发间(一)

现代,私设如山,自动避雷,没有文力← ←
题目和文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_(:3」∠)_
欧欧吸属于我,其他的一切萌点属于他们(。
听说官方要出茨木和酒吞的儿子了(不)感觉自己即将肝硬化……
就算每次更新都要被克又怎么样……我一定会把吞崽拉扯到六星,大不了先给茨苗喂满技能=L=
假装这个是圣诞节贺文……
——————————————————————————
“挚友!我们今天出去吃吧!”

闻言,长手长脚只能委屈地缩在葫芦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酒吞只是懒洋洋的半睁开一只眼瞥向门口一脸兴奋的茨木。

但是身为恋人的茨木却能理解那一瞥包含的询问意味,将肩头被雪打湿了些许的风衣随手挂到门口的衣帽架上,带着一身来不及褪去的寒气凑到沙发边,继续兴奋:“挚友,今天是圣诞节,我们出去吃吧!”

酒吞不置可否,只是一个挺身坐起来,漂亮的腰线被贴身的保暖内衣勾勒出来,抬手揉了揉面前看起来手感颇好实际上也很好的白色脑袋,不满道:“头发都湿了,你是小孩子吗?难道还要人教你怎么打伞吗?……赶紧去洗头洗澡换身衣服。”

茨木知道这便是答应的意思了,收拾了一套衣服就急哄哄的冲进了浴室,酒吞看他这么一副猴急样,不由失笑,终于舍得从沙发上挪开,去换衣服。

待到茨木擦着头发从蒸汽弥漫的浴室里出来时,就看到酒吞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咬着发圈反手扎头发。

酒吞有一头漂亮的带着自然翘的红色长发,茨木是一头有些杂乱的白发,每天早上都要花大把时间整理,并且一觉起来该怎么炸还怎么炸。

本来酒吞也是短发的,在头发刚长过下巴时他就觉得夏天会很热想理个平头,但是茨木毫不掩饰对他这头红发的喜爱,于是他就不嫌麻烦的留下来了——这一留,就从原来只能在脑后扎个小辫子到现在足以扎一束马尾。不知不觉,他们也在一起很多年了。

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不由又灿烂了些,酒吞听到他开门的动静,随手扎上马尾,转头一看,眉头马上就高高皱起:“头发那么湿,怎么不吹干了再出来?”

“一会再吹。”茨木凑过去,将头埋在酒吞的颈窝轻嗅,鼻尖萦绕着一点淡淡的酒味,虽然酒吞是个甩手掌柜,开的酒吧和几家分店都靠天生劳碌命的星熊一手操持,但是每天到店里转一圈翻翻报表还是有去的,偶尔遇上了搞事的正好还能活动活动筋骨。

“那就随便你吧,到时候感冒了别指望本大爷照顾你就是了。”

茨木的头发还有些滴水,只是随意的擦了擦,有些炸毛,弄得酒吞很痒。受不了地想推开这个明明比自己还高一点但黏糊的不得了的恋人,却被得寸进尺的茨木顺势搂住了腰,只能拖着这么一大坨人形挂件挪进浴室翻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酒吞的手特别好看,手指修长有力,揍人却丝毫不含糊,当初茨木就是被他发狠揍人时的样子勾得晕头转向的,然后不仅不知不觉地掰弯了酒吞还顺便掰弯了自己。

手指穿插在白发间轻轻拢起方便吹风机吹干,因为手感实在太好,酒吞没忍住又揉了揉,茨木也顺势在他掌心蹭了蹭,这个时候酒吞总有一种奇异的在养孩子的错觉——虽然茨木确实是比他小。

就是不知道吃什么长的硬生生的成年以后又二次发育窜高了不少,结果就比他高了一小截。并且后来者居上地从一开始以为只能做葫芦娃的魔法师到现在的已经自行点满了技能点赶超了原本经验相对丰富的酒吞,升级为能玩出花的老司机了。

尤其是一边做一边喊挚友吾王的时候,真的特别羞耻,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口头禅没改过来,还用特别热烈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问他能不能尝试一个新体位的时候,酒吞都想给他一巴掌,换花样就换花样吧还要问出来,难道还要等着他主动说想让你换个花样艹我吗?

tbc
瞎扯一堆还没扯到下个场景,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突然变咸.jpg)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