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有糖

你发现了一只只会写流水账的手癌青_(:3」∠)_无脑傻白甜流,最近爬了双龙组,时速负五千

【鸣爱】当白瓷变成青瓷

过来给鸣爱增添一点粮……
清水,早年的文了,说不准你们有些人看过【并不】
玩的是喝一杯梗,我觉得是HE
逻辑死,欧欧吸,如有不适,请立刻撤离
————————————————————————
     五代目风影不胜酒力,这一点七代目火影在很久前就知道了。

     啊,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在第四次忍界大战时他俩原因不明的约定:等他成为火影,然后喝一杯。

     带着还来不及脱下风影行头的我爱罗,鸣人就这样从为庆祝第七代火影继任而举行的宴会上逃走了。

     当然,没忘了化出一个影分身撑场面。

     面对面坐下,酒倒在描绘着青色纹样的白底瓷杯里,静静地映出窗外的月亮。这套酒具还是鸣人从五代目火影那里软磨硬泡借来的。

   “你敢打破哪怕是一个,你就死定了!”

     这也是金发狐狸这么小心翼翼的原因,本质还是两未成年人的风影火影对接下来的喝一杯都显得很兴奋。虽然我爱罗表现的不是很明显,鸣人则是笑着丝毫不打算掩饰的看着我爱罗。

   “在看什么?”

   “呐,我爱罗。”金发火影尝试着组织了下语言,最后干脆的伸手一指酒杯“你真像月亮!”

   “瞎说什么。”

     我爱罗浅浅的勾起一个笑容,这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他端起酒杯,平静的看着对面金发青年的眼睛“鸣人,我们来喝一杯吧。”

    鸣人这才反应过来,也端起酒杯。

    真的是喝一杯……至今想起当初的惨痛经历两位影都会不自觉的一个捂脸,一个扶额。哪怕他们现在都能面不改色的喝下一杯又一杯。

   浅浅的抿了一口,金发的狐狸就开始皱眉了。反而是我爱罗神色自若的继续喝下去,见状,鸣人也只好苦着脸喝完。

   “好辣啊!纲手奶奶怎么会喜欢喝这个……话说回来,我爱罗,你难道不觉得难喝吗?”

    我爱罗摇了摇头,放下酒杯。他眯着眼看了一会,突然开口“鸣人,你为什么要用影分身?”

   “什么?我没有用影分身啊。”扭头看了看左右确信四周没有镜子,摸不着头脑的金发火影想到了一个令他哭笑不得的可能。

   “我爱罗,你不会……”已经喝醉了吧?

    这个问题没来得及问完,自然也没有得到答案。下一秒,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沙流就围住了金发火影,沙子的主人已经站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背上了葫芦。

   “……”他小声的念了一个名字,鸣人听清了,倒是更加哭笑不得。 他迅速的脱身,然后把手中的酒杯连同其他几只一起放到了角落,开始头疼如何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制住红发风影,前提是也不能伤害到他。

   在喝了一杯酒后其实他也觉得头晕,只不过相对比我爱罗要好一点罢了。

   不过显然我爱罗没打算给他思考的时间,沙子再次冲过来。鸣人又躲了几次,动作明显慢了一些。

   不过也幸亏我爱罗喝醉了,不然平时鸣人这速度不被他用沙子抓住就见鬼了。

   屋内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家具又少了几件,鸣人已经顾不得心疼家具了。幻化出几个影分身,然后躲在沙发后面等着一击打晕我爱罗。

   然后他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爱罗突然倒下去,原本追着他的影分身的沙子失了动力,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来很大的声响。

   “我的地板……”鸣人已经欲哭无泪了,但他也没来得及做些补救的事情,也跟睡过去了。

“在想什么?”

   年轻的火影回过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发了有一会的呆了。

   他的挚友坐在他的对面,像几年前一样。

   “今晚月色真美啊。”于是他笑了,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酒杯,杯中映出了一个小小的月亮还有一个小小的红发风影“我爱罗,你真像月亮!”说完以后,他就如愿看到了一向鲜有表情的风影脸上出现了可以称之为羞恼的表情。

   “鸣人,你……”我爱罗无奈,但他也没法对鸣人做什么,直到鸣人端起酒杯。

    鸣人端起酒杯,看着我爱罗,像当时我爱罗看着他一样“我爱罗,我们喝一杯吧。”

    青瓷的酒杯上有细细的蓝色花纹,当初的那套白瓷酒杯尽管被鸣人藏在了角落里还是难逃碎掉的命运。事后是我爱罗去解释道歉鸣人才能活到现在,虽然逃过了五代火影的惩罚,但也少不了被手鞠勘九郎收拾一顿。

   当然,他们现在再也不会因为一杯酒就折腾的那么狼狈,再也不用用茶去代替酒,也如愿在每年的新年宴会上带着他的红发挚友逃开去单独喝一杯。

   放下酒杯,鸣人挪到我爱罗身边,两人按惯例给了对方一个拥抱,然后单纯的用嘴唇互相在脸上碰了碰。

   “新的一年也请继续关照呢,我爱罗。”

   “当然……你也是。”
END
这里是一只咸鱼猹,欢迎勾搭_(:3」∠)_
月亮是一个玩不烂的梗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