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有糖

你发现了一只只会写流水账的手癌青_(:3」∠)_无脑傻白甜流,最近爬了双龙组,时速负五千

《寻梦环游记》——深夜安利,轻微剧透慎点_(:3」∠)_

头一次写这样的安利感觉有点紧张……想安利给整个列表看_(:3」∠)_
非常好看,很感动,很多人说remember me使这部电影催人泪下,但是把我逼出眼泪的是Proud Corazón,remember me也很感动,歌神将它当作唱给全世界的歌,但是埃克特写它只给自己的女儿可可。

电影背景我不多赘述,电影的开头是一片烛光,亡灵世界给人的印象总是阴森恐怖,但是迪斯尼不,它的亡灵世界有连接生死两界的花瓣桥,有神奇的亡灵引路人,有违反力学的建筑,灯光照亮了这个世界,就连骷髅也变得“有血有肉”起来,亡灵们在这里过着与现实无异的生活,有一种淡淡的温情,在这里米格遇见了千方百计想要混过桥看女儿一眼的埃克特,就是故事的开始。

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关系,我一开始对米格的曾曾祖父不是歌神这个反转有点愕然,不过仔细想想,爱你的亲人大概也不会说出(希望你早点死)这样的话?曾曾祖母三次想把祝福送给米格,从三次祝福语的改变,可以看出她心境的变化,【要你一辈子也不许碰音乐】到【记住我们爱你】到【没有任何条件】,其实很多长辈也是这样,总想为我们做我们很抗拒但他们觉得是为我们好的决定,但是其实他们深爱我们,没有条件。

说到这个我真的超喜欢曾曾祖父母这对啊~曾曾祖母一开始看着很不好讲话,也很固执的样子,嘴上说不原谅没消气,转眼怼起人就是【因为你杀了我这辈子最爱的人】还有【你差点害了我的小孙子,其实是很爱埃克特和米格的嘛,骑着大猫真的超——帅的!!!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大的引路人啊_(:3」∠)_就是埃克特只能抱尾巴有点凄惨哈哈哈哈哈哈哈
曾曾祖父埃克特……他真的……看不出曾曾祖父的范啊……感觉就是一个逗逼_(:3」∠)_不过考虑到他被害死时还是个思念女儿的傻爸爸,突然觉得一点也不违和了……看到他快消失时真的心快揪起来了,不过幸好这是总会给一个大团圆结局的迪斯尼,结局他和曾曾祖母和好后突然好闪……

再来说说把我逼出眼泪的Proud Corazón,结局死去的亲人和活着的亲人团聚,埃克特和米格一起弹着吉他,一大家子真的很热闹,这样的画面配上这样欢快的音乐,尤其是高潮里有一句【我们相亲相爱,生命不灭不息】,真的让人鼻子发酸,含义很简单,电影里的亡灵会因为没人记住他而彻底消失,也就是死去的亲人还活在记忆里,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听着非常有感触,现实中也是这样的。

亲人就是亲人,米格或许与他们从未接触过,只在供奉台上的照片见过他们,长辈嘴里听说过他们,但一开始到亡灵世界,他还是相信了这些没见过的亲人们,而他们也十分担忧米格会因为过了时间回不去现实世界。

总会有新的照片被摆上供奉台,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死去的亲人会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他们会一年来看你一次,他们会在那里等你,直到你也结束你的一生,而活着的亲人也会思念你们,你们都深爱着彼此。

我是和我弟弟去看的,出来时他一边吸鼻子一边问我,人是不是只要被忘记就要消失。

迪斯尼创造了这样温情的亡灵世界,编织了这样一个美丽的梦。
——————————————————————————
另外,你们真的不觉得亡灵世界里那么大只的大猫在现实世界只有一小只特别萌吗?突然吃起了狗猫cp_(:3」∠)_

感觉我这个安利非常让人失去看的欲望啊……丢人qwq

【茨酒】巧克力普雷

2500字的玩具车轱辘,时隔两个月后拔了flag,OOC慎入,半夜脑子里大概只有一团浆糊,灵车漂移。
确信还要上车吗?
http://m.weibo.cn/5080491037/4133987998048821?sourceType=sms&from=106B295010&wm=9847_0002   

【茨酒】发间(三)

OOC,私设如山,流水账傻白甜,没有文力,短小君,慎入
————————————————————————
   茨木感觉到酒吞凑过来,只以为是他觉得冷,当下就拉着酒吞走到一家商场门口。

  酒吞一开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茨木放下伞准备摘手套才反应过来,气得想敲开茨木的脑袋看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

  茨木的右手之前因为车祸受到很严重的伤,差点连带手臂整个被切除,把酒吞吓得从到医院开始就不敢合眼,在手术室和病房外守了一天,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想着些没边的事,直到医生出来说茨木右手保住了酒吞才像回神了一样。

  茨木醒了以后看到酒吞顶着俩黑眼圈靠着墙睡立马不干了,用还裹着石膏绷带的右手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让酒吞回去休息他自己可以的。

  ……然后就被气炸了的酒吞摁回了病床上,黑着脸训了一顿。

  茨木见酒吞不肯回去休息,转而劝酒吞上床来跟他一起睡:挚友你可以跟我一起睡床嘛,我们两个挤一挤侧着睡还是能睡得下的啊么么哒。

  ……然后被气狠了的酒吞数落了一顿,委屈巴巴的躺在床上等着酒吞给他喂饭。

  茨木醒后这几天酒吞都是凑合着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凑合着窝一晚上的,他不敢跟茨木挤一张床,怕睡着时挤到茨木的手,之前茨木乱动还没长好的手就已经被医生警告了一次,现在看到茨木这么不在意自己的右手酒吞真是气的不想管他。

  在被酒吞用各种猪脚汤轮番灌了半个月后茨木总算是出院了,之后又在家里养了一段时间,但总归还是落下了毛病——冬天受寒还会隐隐作痛。

  没好气的拦下了茨木脱手套的行为,丢下一句在这里等着,就迈着两条大长腿走进了商场。

  十几分钟后,看着有些不太自然的酒吞拎着两杯咖啡出来了,不过好在比他更不自然的茨木没有多想,两个人找了个角落面对面地蹲下来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暖手。

  酒吞觉得自己大概是被雾气蒙了眼,竟然觉得茨木那内里急得不得了但表面还是绷着做出一副正常样子想给他个惊喜的小心思get到了他的萌点,低下头喝了口咖啡掩饰上扬的嘴角“喂茨木,本大爷快饿死了,还没想好要去哪吃吗?”

  茨木本来挺急的,他本来已经订好了位置,就等跟挚友慢悠悠的散步到那里,结果被酒吞带偏了,已经走上了跟目的地相反的路径上,但他想给酒吞一个惊喜——就只能憋着不说了。

  一听到酒吞说饿了茨木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直接掀开杯盖把剩下的半杯咖啡灌了下去“挚友我已经喝完了!我已经订了位置我们赶快过去吧!”浑然不觉已经把“惊喜”泄露出去了。

  终于这两个人挨挨蹭蹭的到了餐厅,餐厅里gay里gay气的淡紫色灯光不影响餐厅的人气,酒吞收回摁在茨木脸上的手,三两口把仅剩一点余温的咖啡喝完,跟着茨木来到了一桌放着一束鲜艳如火的大丽花的位置坐下。
TBC

[茨酒四十题](27/40)莫不有初(一)

主题——等我回来
编辑到一半手机突然没电……本来该昨天发的,感觉又愉快的写了一笔流水账,拉低了整个活动粮的水平x
背景架空,私设如山,更新缓慢,会有角色黑化/死亡,但是我没有抹黑他们的意思啊QAQ!题目跟文没有半毛钱关系……会有少量其他cp
以上如果能接受的话——请往下拉_(:3」∠)_
————————————————————————
    酒吞被身后轻微的响动惊醒,大脑还没真正运转起来,就已经下意识地摸出了藏在白大褂宽大袖子里的枪。
    “挚友,是我。”这几天已经听得相对熟悉的声音阻止了他进一步开枪的举动,直到对上那双在黑暗中依然熠熠生辉的金瞳,酒吞才放下了一半的警惕。
    尽管知道来人是茨木,但他还是谨慎的分辨了一会儿,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的呼吸声后,才放下了枪,大半夜被吵醒后没能及时展现出来的起床气终于得以释放,酒吞也没了再睡的心思,索性坐起来,分了一点注意力给端正坐下后,正眼都不眨地看着自己的茨木,顿时心情更差了“大半夜的,你去哪搞得一身湿回来,不要命了吗?”
    嘴上没好气,但还是迅速的从一个饼干罐子里摸出了一小块碳化过后的纱布,就着这点引燃物,摩擦出几点火星升起了一个小火堆。
    “身上有伤口吗?”
     茨木摇头,帮着酒吞小心的护着那点火苗,防止它一个不慎就熄灭了,现在他们物资匮乏,还是能省则省。
    而且把火烧大的话,在晚上无疑是一个显眼的信标,难保不会被那些实验品找到。
    接着这点微弱的光苗,将白天收集到的半瓶子水放上去煮,酒吞点了点手头仅剩的特殊子弹,这种子弹涂抹了能稍微克制实验品的血清,穿透实验品的皮肤后能使他们行动迟缓一段时间,但很快就会被他们比常人更快的新陈代谢消耗掉,不能说会对实验品造成很大的伤害,但逃跑还是做得到的。
     酒吞心下一沉,特殊子弹剩得不多,不久前跟某个实验品的交锋也消耗了不少,剩下的这点不一定能支撑他们抵达岛的另一端,尤其是在他枪法还不太好的情况下。
     “挚友,别担心,我们已经离目的地很近了。”茨木拧了拧外套,好歹没让它再滴水了,又接过酒吞递过来的刚煮开的小半瓶水,灌下一口,剩下的递回去给他“只要他们不变身,普通的子弹也是能杀死他们的。”
    酒吞刚被调来这里,给人家打下手打了一个月,核心的研究计划一点都不让他参与,后来就出了研究所爆炸,实验品出逃这档子事,别提多糟心了。
     当时研究所突然爆炸,他好不容易从一片狼藉的实验室里跑出来,就看到一身白大褂的茨木在废墟里翻着什么,旁边倒了几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人,很明显是在刚刚的爆炸里没能逃掉的研究人员,酒吞顿了顿,也蹲下来跟着搜寻废墟看看是否有幸存者,还真救出来两个。
    因为爆炸是从最底层的供电室开始的,研究所里的通讯设备大多也在爆炸中彻底损坏,剩下几个稍微完整一点的也都因电力系统损毁而无法使用,怀着一丝侥幸想通过手机联系外界,发现诚如当初签订的协议所说,手机在这里根本没有信号,剩下的幸存者聚在一起一合计,打算乘研究所不远处停着的直升机分批次离开,没想到待一行人急急忙忙地赶到那里,就发现整个停机坪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高温之下爆炸的油箱又吞噬了两个人的性命,这个停机坪是研究所内部的人员才知道的,酒吞当时也是在这里下的直升机。
    这下就很清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人早有预谋,甚至这个人还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研究所的内部人员!
    紧接着,就是酒吞所未能触碰到的研究核心内容——这个研究所在进行秘密的非法人体实验,研究人员往被作为实验品的同类体内导入各种基因,注射不同的病毒,甚至移植各种动物器官,大部分的实验品都在身体各种强烈的排异反应中死去,只有小部分的成功活下来,拥有了比正常人强大数倍的体魄和学习能力,被强行灌输了大量知识准备供给那些有特殊需求的联盟官员。
    每个行业都有它的阴暗面,这是难免的,这个研究所之所以能留存这么久甚至还划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给它盖基地,跟背后那些大人物之间肮脏的的交易分不开,酒吞来到这里时不说有什么伟大的理想抱负,至少也没想到要做这种同类相残丧失人性的研究,他也看到了被做成标本的尸体,已经很难认出这些都是跟自己一样的人类。
    在其他人火化这些尸体毁尸灭迹时,酒吞独自离开了人群,漫无目的走到了隔绝外界和研究所的铁丝网附近,那里有个湖。
    然后他看到茨木整个人都泡在水里不知在做什么,反射性就想离开,最终还是故意加重了脚步声,茨木闻声转头时酒吞已经走到了湖边,两人对视了几秒后,茨木露出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酒吞这才发现茨木洗干净以后,意外的英伦,过分灿烂的笑容几乎晃花了他的眼睛,然后他突然放下了心。
    也许只是不同部门的吧,像他这样没心眼的,应该也是刚来实习的。
TBC
欢迎抓错字…以及逻辑不通顺的地方_(:3」∠)_

【茨酒】身心同归(15/30)

写了一堆废话,正文写了一点也没写完,直接跳来开车,这是前半部分,另一半车卡住了,等写完了再发,可以先不看,等我补完了再来……
没有文力,OOC,看不清的话等我晚修考完试再改……
丢个链接_(:3」∠)_

http://m.weibo.cn/5080491037/4072242122269109?sourceType=sms&from=106B295010&wm=9847_0002

【茨酒】发间(二)

手癌晚期已剁手防止传染请组织放心!
我觉得我的手速已经没有办法挽救了……
流水账,OOC,cp茨酒,没有文笔慎入
(一)在这里_(:3」∠)_http://shuaidaoshenchuziranji748.lofter.com/post/1e94256a_d7018ae
——————————————————————
说来其实也没小多少,茨木又长得高,上学早,跟酒吞是同一届进的同一所大学,后来硬是掏出了身份证才让人相信他真的是十七岁。

当时酒吞报道的前一天晚上跟心目中的女神告白被拒选择借酒消愁,第二天头疼欲裂地醒来飞机早都起飞了,只能急急忙忙的去订第二天的机票。等他报完道把行李扛回宿舍时,发现宿舍除他以外的三个人已经来齐了,并且在昨天就已经三票通过让他当舍长,名字已经交上去不能更改了。

酒吞当时就气笑了,行李往床上一扔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冲过去逮着人给了一人一拳,被一目连和妖狐供出来的主谋茨木被拉进厕所受到了更加周到的招待,最匪夷所思的是……之后茨木就成了酒吞吹,还是自带特异性加厚滤镜的那种。

就经常是酒吞一副大爷样走在前面然后茨木在后面恨不得给他打光撒花瓣以此来衬托出他挚友的高大形象。

以至于在他们还是笔直的如同电线杆一般的直男时,学校里就已经在传他们俩是一对了,这种还没在一起就让人知道他们是基佬的也是没谁了。

出神只有一会,酒吞抬手打掉了仗着手长环着他准备帮他编辫子的茨木,三分钟不打上房揭瓦,他又不是死了真觉得那么大动作他感觉不到吗?又揉了揉面前的一头白毛,感觉大致上都干了,就放下吹风机开始赶人。

“快起来,你还出不出门吃饭了?”

虽然是酒吞在催,但是他也纵容了茨木赖在他身上不起来的举动,这样一来,反而是茨木先沉不住气了,他本来也不是善于隐瞒的人,何况酒吞作为他的恋人,从茨木刚进门就能在他脸上看到“挚友我有一个惊喜要给你=3=”这句话,还得假装成不知道的样子,也是蛮辛苦的。

等到他们俩黏糊完撑着伞出门时,外面已经热闹起来了,可能是因为是圣诞节的缘故,很多家店的窗上都喷上了圣诞老人和圣诞树以装饰,街上多了一对又一对能烧的小情侣。

他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了会,发现很多餐厅都人满为患了,还有长长的队伍在等候,茨木捏了捏酒吞的手,将伞微微倾向了他,自己有小半个肩膀就在伞外了,酒吞瞥了一眼,又往茨木旁边凑近了些,总算两个大男人还是很勉强的挤在了一把伞下。
TBC
不知他们俩何时能走到餐厅_(:3」∠)_

我……我不知道怎么增加LOFTER已经发出的文章的图片(ーー゛)
真的不会用LOFTER,可能是我太蠢了,占tag致歉……
是太太 @十早羽人 的原图

这是 @十早羽人 太太的原图!赞美太太!我要了授权在MC上拼了拼_(:3」∠)_
刚学还不太会见谅……为了这张图我手上沾满了血……(不)

还有个茨木我明天拼……太困惹orz

【茨酒】发间(一)

现代,私设如山,自动避雷,没有文力← ←
题目和文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_(:3」∠)_
欧欧吸属于我,其他的一切萌点属于他们(。
听说官方要出茨木和酒吞的儿子了(不)感觉自己即将肝硬化……
就算每次更新都要被克又怎么样……我一定会把吞崽拉扯到六星,大不了先给茨苗喂满技能=L=
假装这个是圣诞节贺文……
——————————————————————————
“挚友!我们今天出去吃吧!”

闻言,长手长脚只能委屈地缩在葫芦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酒吞只是懒洋洋的半睁开一只眼瞥向门口一脸兴奋的茨木。

但是身为恋人的茨木却能理解那一瞥包含的询问意味,将肩头被雪打湿了些许的风衣随手挂到门口的衣帽架上,带着一身来不及褪去的寒气凑到沙发边,继续兴奋:“挚友,今天是圣诞节,我们出去吃吧!”

酒吞不置可否,只是一个挺身坐起来,漂亮的腰线被贴身的保暖内衣勾勒出来,抬手揉了揉面前看起来手感颇好实际上也很好的白色脑袋,不满道:“头发都湿了,你是小孩子吗?难道还要人教你怎么打伞吗?……赶紧去洗头洗澡换身衣服。”

茨木知道这便是答应的意思了,收拾了一套衣服就急哄哄的冲进了浴室,酒吞看他这么一副猴急样,不由失笑,终于舍得从沙发上挪开,去换衣服。

待到茨木擦着头发从蒸汽弥漫的浴室里出来时,就看到酒吞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咬着发圈反手扎头发。

酒吞有一头漂亮的带着自然翘的红色长发,茨木是一头有些杂乱的白发,每天早上都要花大把时间整理,并且一觉起来该怎么炸还怎么炸。

本来酒吞也是短发的,在头发刚长过下巴时他就觉得夏天会很热想理个平头,但是茨木毫不掩饰对他这头红发的喜爱,于是他就不嫌麻烦的留下来了——这一留,就从原来只能在脑后扎个小辫子到现在足以扎一束马尾。不知不觉,他们也在一起很多年了。

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不由又灿烂了些,酒吞听到他开门的动静,随手扎上马尾,转头一看,眉头马上就高高皱起:“头发那么湿,怎么不吹干了再出来?”

“一会再吹。”茨木凑过去,将头埋在酒吞的颈窝轻嗅,鼻尖萦绕着一点淡淡的酒味,虽然酒吞是个甩手掌柜,开的酒吧和几家分店都靠天生劳碌命的星熊一手操持,但是每天到店里转一圈翻翻报表还是有去的,偶尔遇上了搞事的正好还能活动活动筋骨。

“那就随便你吧,到时候感冒了别指望本大爷照顾你就是了。”

茨木的头发还有些滴水,只是随意的擦了擦,有些炸毛,弄得酒吞很痒。受不了地想推开这个明明比自己还高一点但黏糊的不得了的恋人,却被得寸进尺的茨木顺势搂住了腰,只能拖着这么一大坨人形挂件挪进浴室翻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酒吞的手特别好看,手指修长有力,揍人却丝毫不含糊,当初茨木就是被他发狠揍人时的样子勾得晕头转向的,然后不仅不知不觉地掰弯了酒吞还顺便掰弯了自己。

手指穿插在白发间轻轻拢起方便吹风机吹干,因为手感实在太好,酒吞没忍住又揉了揉,茨木也顺势在他掌心蹭了蹭,这个时候酒吞总有一种奇异的在养孩子的错觉——虽然茨木确实是比他小。

就是不知道吃什么长的硬生生的成年以后又二次发育窜高了不少,结果就比他高了一小截。并且后来者居上地从一开始以为只能做葫芦娃的魔法师到现在的已经自行点满了技能点赶超了原本经验相对丰富的酒吞,升级为能玩出花的老司机了。

尤其是一边做一边喊挚友吾王的时候,真的特别羞耻,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口头禅没改过来,还用特别热烈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问他能不能尝试一个新体位的时候,酒吞都想给他一巴掌,换花样就换花样吧还要问出来,难道还要等着他主动说想让你换个花样艹我吗?

tbc
瞎扯一堆还没扯到下个场景,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突然变咸.jpg)

【鸣爱】当白瓷变成青瓷

过来给鸣爱增添一点粮……
清水,早年的文了,说不准你们有些人看过【并不】
玩的是喝一杯梗,我觉得是HE
逻辑死,欧欧吸,如有不适,请立刻撤离
————————————————————————
     五代目风影不胜酒力,这一点七代目火影在很久前就知道了。

     啊,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在第四次忍界大战时他俩原因不明的约定:等他成为火影,然后喝一杯。

     带着还来不及脱下风影行头的我爱罗,鸣人就这样从为庆祝第七代火影继任而举行的宴会上逃走了。

     当然,没忘了化出一个影分身撑场面。

     面对面坐下,酒倒在描绘着青色纹样的白底瓷杯里,静静地映出窗外的月亮。这套酒具还是鸣人从五代目火影那里软磨硬泡借来的。

   “你敢打破哪怕是一个,你就死定了!”

     这也是金发狐狸这么小心翼翼的原因,本质还是两未成年人的风影火影对接下来的喝一杯都显得很兴奋。虽然我爱罗表现的不是很明显,鸣人则是笑着丝毫不打算掩饰的看着我爱罗。

   “在看什么?”

   “呐,我爱罗。”金发火影尝试着组织了下语言,最后干脆的伸手一指酒杯“你真像月亮!”

   “瞎说什么。”

     我爱罗浅浅的勾起一个笑容,这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他端起酒杯,平静的看着对面金发青年的眼睛“鸣人,我们来喝一杯吧。”

    鸣人这才反应过来,也端起酒杯。

    真的是喝一杯……至今想起当初的惨痛经历两位影都会不自觉的一个捂脸,一个扶额。哪怕他们现在都能面不改色的喝下一杯又一杯。

   浅浅的抿了一口,金发的狐狸就开始皱眉了。反而是我爱罗神色自若的继续喝下去,见状,鸣人也只好苦着脸喝完。

   “好辣啊!纲手奶奶怎么会喜欢喝这个……话说回来,我爱罗,你难道不觉得难喝吗?”

    我爱罗摇了摇头,放下酒杯。他眯着眼看了一会,突然开口“鸣人,你为什么要用影分身?”

   “什么?我没有用影分身啊。”扭头看了看左右确信四周没有镜子,摸不着头脑的金发火影想到了一个令他哭笑不得的可能。

   “我爱罗,你不会……”已经喝醉了吧?

    这个问题没来得及问完,自然也没有得到答案。下一秒,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沙流就围住了金发火影,沙子的主人已经站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背上了葫芦。

   “……”他小声的念了一个名字,鸣人听清了,倒是更加哭笑不得。 他迅速的脱身,然后把手中的酒杯连同其他几只一起放到了角落,开始头疼如何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制住红发风影,前提是也不能伤害到他。

   在喝了一杯酒后其实他也觉得头晕,只不过相对比我爱罗要好一点罢了。

   不过显然我爱罗没打算给他思考的时间,沙子再次冲过来。鸣人又躲了几次,动作明显慢了一些。

   不过也幸亏我爱罗喝醉了,不然平时鸣人这速度不被他用沙子抓住就见鬼了。

   屋内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家具又少了几件,鸣人已经顾不得心疼家具了。幻化出几个影分身,然后躲在沙发后面等着一击打晕我爱罗。

   然后他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爱罗突然倒下去,原本追着他的影分身的沙子失了动力,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来很大的声响。

   “我的地板……”鸣人已经欲哭无泪了,但他也没来得及做些补救的事情,也跟睡过去了。

“在想什么?”

   年轻的火影回过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发了有一会的呆了。

   他的挚友坐在他的对面,像几年前一样。

   “今晚月色真美啊。”于是他笑了,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酒杯,杯中映出了一个小小的月亮还有一个小小的红发风影“我爱罗,你真像月亮!”说完以后,他就如愿看到了一向鲜有表情的风影脸上出现了可以称之为羞恼的表情。

   “鸣人,你……”我爱罗无奈,但他也没法对鸣人做什么,直到鸣人端起酒杯。

    鸣人端起酒杯,看着我爱罗,像当时我爱罗看着他一样“我爱罗,我们喝一杯吧。”

    青瓷的酒杯上有细细的蓝色花纹,当初的那套白瓷酒杯尽管被鸣人藏在了角落里还是难逃碎掉的命运。事后是我爱罗去解释道歉鸣人才能活到现在,虽然逃过了五代火影的惩罚,但也少不了被手鞠勘九郎收拾一顿。

   当然,他们现在再也不会因为一杯酒就折腾的那么狼狈,再也不用用茶去代替酒,也如愿在每年的新年宴会上带着他的红发挚友逃开去单独喝一杯。

   放下酒杯,鸣人挪到我爱罗身边,两人按惯例给了对方一个拥抱,然后单纯的用嘴唇互相在脸上碰了碰。

   “新的一年也请继续关照呢,我爱罗。”

   “当然……你也是。”
END
这里是一只咸鱼猹,欢迎勾搭_(:3」∠)_
月亮是一个玩不烂的梗